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笔趣阁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官涯无悔 >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太欺负人了

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太欺负人了

“小妹妹,来,让哥香一口。 ”中年男子把脸凑了过去。

“不吗,人家怕怕。”短衫女子向旁边躲着。

中年男子可不管这些,猛的往前一扑,直接闭着眼,撅起了嘴。

“吧”、“吧”,

男人嘴巴啄的山响,啄着啄着,忽觉不对:这也太硬了吧,这哪是肉,这分明是铁嘛。

带着疑惑,中年男人睁开了眼。

“啊?”怪不得硬呢,原来根本不是香到女人脸上,而是正抱着根柱子亲。

“咯咯咯”,女人的轻笑声响起。

“臭娘们,老子……”中年男人骂到半截,忽然满脸淫*笑,语气也极轻浮,“小妹妹,等不急啦,想让哥哥现在就办你吗?哥哥来了。”

此时的女子,身上早没有了短衫,腿上衣物也不知去了何方,怪不得中年男人转怒为喜呢。看到对方过来,女子不但不跑,反而还露出了妖*媚的笑容。

中年男人快步奔向近前,双眼紧盯着女人的身体,脑中已经出现了不堪的画面。

“哈哈,抱住了,抱住了。”中年男人疯狂大笑着,头脸拱向女人。

笑到半截,中年男人忽然大叫起来:“哎哟哟哟……”

忍着嘴上疼痛,中年男人抬头细看,怀里哪是什么女人?原来是一只大蝎子,蝎子的毒针正扎在嘴上。

“啊?”中年男人惊叫着,使劲推着怀里的蝎子。

可那蝎子就像钉在身上一样,尤其那根毒针确实就钉在嘴上,根本就推不开。

“滚开,滚开。”男人使劲推着蝎子。

蝎子毒针依旧扎在嘴上,而且越扎越深,越扎越疼,疼的中年男人惊叫连声:“啊、啊。”

“啊……”男人摇头大叫着,眼前的蝎子不见了,入眼处是暖色的墙壁。

怎么回事?张鹏飞疑惑着。随即明白过来,刚才做梦了,做了个噩梦。

“他娘的,怪不得说女人心如蛇蝎呢。”张鹏飞嘴里骂着,转头去看时间。

九点十分。

时间看清了,张鹏飞也不由得吸了口凉气:“咝……”

嘴怎么这么疼?伸手摸了摸,嘴有点肿,还好像有破口的地方。

“妈的,肯定是那东西干的好事,老子找她去。”张鹏飞忍不住骂着,但却没有起身,主要是他酒劲还没过,还晕乎着呢。

昨天白天成功导演了一出心理战大剧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,张鹏飞心情非常舒畅,半夜带着马仔们出去夜宵。吃的是烧烤,喝的是啤酒,东西没少吃,酒也没少喝。直到凌晨两点才回来,回来就扑到床上呼呼大睡。要不是做了这么个噩梦,怕是现在还睡着呢。

“咚咚咚”、“咚咚咚”,

什么声音?张鹏飞侧耳静听。笔趣阁*小说网*WWw.bIqUgEHAO.COM

“咚咚咚”,

听出来了,有人砸门。

谁呀,会是谁呢?该不会……

张鹏飞脑中*出现了不好的预感。

想到可怕的场景,张鹏飞酒劲立即吓的无影无踪。

怎么办?怎么办?

脑中划着问号,张鹏飞拿过手机,打开,他想问个究竟。

“叮呤”、“叮呤”,连着好几声短促铃音响过,手机里出现了好多漏电提示。

全是“小诸葛”的电话?怎么回事?警察先找他了?

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正是“小诸葛”的电话。

接不接?

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铃声还在响着。

最终张鹏飞按下了接听键,但说话却很谨慎:“你好,请问你找……”

手机里急道:“张总,我是‘小诸葛’,有要事向您汇报,现在就在办公室外。你在不在屋里?”

“我……你和谁?”张鹏飞追问着。

“能有谁?就我一个。”“小诸葛”语气很冲。

张鹏飞“哦”了一声,挂了电话。

稍稍楞了一下,张鹏飞立即跳到地上,穿好鞋子,蹑手蹑脚出了外屋,到了屋门处,向外张望。

透过猫眼,张鹏飞看到,外面只有一个“小诸葛”。

变换角度,仔细看过,确实再没有别人,张鹏飞这才旋开门锁,打开了屋门。

屋门刚刚打开一条窄缝,“小诸葛”便挤了进来。

张鹏飞推上屋门,追问着:“怎么啦?”

“出事了。”“小诸葛”回应着,向里走去。

“什么事?快说。”张鹏飞紧跟在后。

“小诸葛”径直坐到沙发上,皱眉道:“大铃铛被抓了。”

张鹏飞心中一松,不以为然的说:“我当是多大的事,不就是这么个事?”

觉得似乎语句不妥,张鹏飞又补充了一句:“只要卧龙先生没事就行,别人都无所谓。”

“小诸葛”忧心忡忡:“张总,大铃铛被抓本身并非多大的事。江湖人士谁没进过那里边?就是我被抓了,也没什么。关键是大铃铛被抓的地方太特别了。在上周的时候,张总专门让大铃铛去管那个地下游戏厅,那可是层层布防、警报重重,一般人别说进去,就是发现那个地方也不容易。

即使有人知道那个地方,想要靠近的话也不可能,还没等到近前呢,就会被咱们的人发现。可就是这样的地方,而且大铃铛就在最隐秘的那间屋子,结果却在昨天被人弄走,人们只到今天早上才发现他不见了。”

张鹏飞质疑道:“会不会是他出去了?打不通电话?查监控看看。”

“小诸葛”摆手否认:“不可能是他自己出去。那几辆车都在,而且他外面的衣服都没穿,鞋也在。查监控了,什么也没有,监控硬盘不翼而飞,看监控的人说是忽然就睡着了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那……怎么会发生这种事?”张鹏飞震惊不已。那个地方他知道,安防设施特别高,光是安保人员就有好几十个。可是一个大活人被弄走,众人竟然毫不知情,这也太可怕了。若是来这里弄自己,哪还不跟玩一样?

“是呀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,太想不通了。”“小诸葛”的话中也不无后怕。

“你觉得是谁干的?”张鹏飞追问着。

“小诸葛”缓缓的说:“如果是他江湖上的仇家,绝不会去那里抓人的,更不可能有那样的手段。如果是公司的仇家,应该还找不到他大铃铛身上,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把人弄走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他遭遇了和三迷糊、四泥鳅一样的事情。”

“你是说,是他的人干的?”张鹏飞说着话,做了个手势。

“除此之外,还有谁?”“小诸葛”语气无比的沉重。

“他……他妈*的绑架,这是他应该做的吗?这是土匪行径。”张鹏飞骂了起来。

“小诸葛”嗤笑着:“张总,你别忘了,大铃铛可是有案底的人,可是目前在逃的三案犯之一,现在已经三缺一了。”

张鹏飞无语了,还能说什么。这很明显,就是对方杀鸡给猴看,在明确的告诉自己:姓张的,你最好老实点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

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是“小诸葛”手机在响。

看了眼来电显示,“小诸葛”没有请示,而是直接按下接听键:“什么……多会的事?……现在?……我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