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笔趣阁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妃常霸道 >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失去了爱的勇气

第七百七十一章 失去了爱的勇气

有些事情是好解决的,比如能够用金钱解决的,只要有了钱还是可以解决问题的,但是有些事情是无法用金钱解决的,那就是感情问题。

有些女孩子本身并不缺钱,她们爱上一个男人也不是为了钱,更不是为了利益,那么如果这个男人再不喜欢她,她的烦恼就不是钱可以结局的了。

而有些女人,喜欢一个男人的前提,只是这个男人有钱,所以她才喜欢他,或者这个男人能够给她带来好处,所以她才喜欢他。

这样有目的的喜欢,这种感情是最好处理的,只要满足她就可以了。她要钱给她钱,她要利给她利,那么打发这种女孩,就真的是如同打发乞丐一样,只要给她她想要的就可以,然后她还可以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。

不伤情,不费力。

可是十四偏偏遇到的是第一种女孩,兰俊尔君主,已经贵为君主了,以后的夫君怎么差也会是朝中的宰相或者将军。

从小养养尊处优的,根本不会为了钱而和一个男人在一起,跟不会为了利益。

如果是她的父母从小是势利之人,从小给她灌输那些个唯钱独尊,唯势力独尊的思想,那么她将会比她的父母还要势力,阴线,可怕。

她喜欢的男人,无不是为了利益而靠近,讨好。

但是眼下看来,她对十四的感情,却是像白纸一样那样的纯洁。

十四是唯一一个不喜欢权利的皇子,总是喜欢往外跑,总是喜欢粘着同样不讨喜的苏南歌,他这个不备皇族认可的哥哥。

要知道谁若是为了日后登上帝位,都会巴结那些个有前途的人,怎么会独独喜欢和一个不受宠的连皇子的封号都没有的人在一起呢。

当朝的人都知道,只有苏南歌和十四皇子是最没有可能继承皇位的,所以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人会将他们放在心上,只是偶尔想起来可以捉弄一下,踩上几脚逗逗乐子。

躺在地上,一身的热气渐渐的散去,感觉到了大地的冰冷,苏南歌坐了起来,他内心的压抑感是别人无法体会的。

“十四,如果有喜欢的女孩子就追吧,如果不去追,你怎么知道会不会合适,怎么知道可不可能在一起。或者,你对这个郡主有点儿兴趣,若是真心喜欢,也可以试着接受啊,两情相悦也算是完美。”

说别人的时候,总是有很多的话,很多的道理,讲起来头头是道。

可是到了自己那里,所有的道理都是歪理,只有他自己的见解才是对的,人都是这样的,劝别人的时候看的很清楚,说的也很明理。但是等到自己遇到事情的时候,道理都懂,就是做不到。

苏南歌心里头还在挂念着欧阳何月,可是他却已经将他们的可能给堵死了,他不能够去找她,为了给她留下一世的英明。

曾经他以为爱她就是要和她在一起,给她最好的未来,保护她,呵护她。现在他依然这样认为,只是为了给她美好的未来,他没有办法陪在她的身边了,她不想让她变成天下人耻笑的皇妃。

只想着事情已经是定局了,他也没有办法扭转什么,大概这就是命吧。

“你能不能够不要给我灌输这些个思想啊。”十四的嘴角划过一丝忧伤,但是嘴上却还是吊儿郎当,“像我这样的男子,从来不会为情所困,我才不会相信那些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只有傻子才相信。”

他虽然说的很轻松,但是眼底的忧伤却更浓了,他的母妃不就是这样吗,时而得宠,时而失宠,弄不好就被别的妃子陷害,不是受罚都很不错了,只是冷落,这都是让人欣慰的。

他的母妃曾经告诉他,当初生他的时候,父皇曾经许诺她,从此以后不会让她母女遭受委屈,更不会冷落他们。

但是没有三个月,他的母妃就别别的妃嫔陷害,差点儿丢了性命。

什么事感情,感情在他的心里,在他的眼里就是最不值钱的,最靠不住的东西,只是嘴巴高兴了说说而已,那些话小孩子都不会信的了,他还会信吗?

“那也好,你若是能够想的开,这样认为我也觉得无话可说,你开心就好了。人生在世,时间这么短暂,能够开心的活过一天,总是好的。”苏南歌看着他,他的事情他知道一点儿,但是并不相信,以前也觉得皇帝老子冲他母妃,也宠他,为什么他好像是还是有些生分。

后来想一下也知道,人嘛,总是会有别人不知道的心事。

他现在如果真的布能够为情所困,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的,那不是很好嘛,活的洒脱,谁若是动了真心,谁才是会被困住了心。⊥笔趣阁小说网⊥WwW.BIQugEhAo.cOM

就像他一样,现在欧阳何月一定恨死他了吧,可是他却只是为了她好。

“是呀,人生就是这样啊,何必认真。我们即使再喜欢一个人又如何,谁能够保证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。当你们日久相处,发现对方缺点的时候,敲好又有别的人出现,你还会觉得她好吗?”

十四想起他的母妃被罚跪在冬天雪地里,知道双腿失去知觉,落下了病根,到冬天变天的时候就会痛,像现在这样的天气,也只能够躲在烧的温暖的屋子里,都不敢出门。

爱情在他的眼中只是昙花一现,总是过眼云烟。

“等到爱过了彼此的新鲜,爱情就没有保鲜了。所以啊,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人来的,等到离开的时候,我们也还是一个人。那么用力用心的爱一个人干嘛,等到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们还是一个人。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低,好像是都能够看到未来一样,显然他不是很乐观的,对待爱情已经完全没了信心。

“十四,你还小啊,其实就算是要自己一人离开这个世界,可是喜欢一个人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。你想啊,如果两个人相爱,至少你可以带给另外一个人欢乐,有这份欢乐已经足够了呢。”

苏南歌心想,欧阳何月曾经带给他的回忆,就足够他这半生回味了,即使她不在身边又如何,过往的点点滴滴都在心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