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电影穿梭神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十七章 貂蝉,我来了!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陈锋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便出门打算找个人问问,正好看到迎面一个妇人走来,此人正是貂蝉的邻居,陈锋和貂蝉当时唤她张大嫂。

张大嫂也不是村子本地人,她心爱的丈夫战死,心灰意冷下她才来到这处村落聊度余生。

“张大嫂,你可知貂蝉去了何处?”陈锋连忙问道。

张大嫂抬起头迷茫的打量了陈锋片刻,惊呼道“你是陈锋,貂蝉的丈夫?”

“是我。”陈锋点了点头。

没想到张大嫂听后直接提起手里的扁担朝陈锋身上打去,陈锋不躲不闪,硬抗了她两下,皱着眉头道“张大嫂,我知道自己不对,我这次回来就是接貂蝉来的,还恳请你告诉我蝉儿的去向。”

张大嫂红着眼眶道“貂蝉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,怎么就跟了你这个负心汉,五年!貂蝉足足等了你五年!我们村里人都劝她不要再等了,她却坚信你还会回来。”

陈锋听得鼻子酸酸的,自责道“是我对不起她……”

张大嫂自嘲的笑一声“你也不用寻她了,她被曹操的人带走了,余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,你又何必去惊扰她?”
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!”陈锋说话的声音轻颤,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世事弄人吗?自己回到三国得到的却是这样的消息。

“前日正午。”

陈锋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“是她自己要走,还是曹操的人捋走她的?”

“自然是曹操的人强行带她走的,她对你情深至此,又怎会为了荣华富贵投奔曹操?若是你真的为她好,就不要去寻她了,曹操看上的女人又怎么会轻易罢休?”张大嫂问道。

陈锋连忙跨身上马,挥动马鞭道“驾!”

马儿吃痛迈开蹄子朝村外奔去,速度快到了它能到达的极致。

身后张大嫂喊道“你别去找曹操,去了也是白白丢了性命!”陈锋置若罔闻,转眼间已经跑出几公里远了。

张大嫂摇了摇脑袋道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。”

一介村妇又怎会知道,陈锋当初的离开是多么的无奈,其中又有多少苦衷。

陈锋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单骑赶来的典韦,连忙问道“典韦,曹操现在何处?”

“应该是在许昌,这几月曹公正在忙称帝的事情,定都许昌,主公是要去见曹公吗?”典韦疑惑的问道。

陈锋立刻明白了,曹操正是因为要称帝,所以派人在天下搜寻美貌女子填充后宫,貂蝉的事情肯定也是被村里人泄露出去,曹操的下人为了讨好曹操便将貂蝉掳走献上。

“貂蝉被人带走了!”陈锋握紧拳头,咬着牙说道。

“竟有此事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典韦终于明白陈锋为什么那么紧张了,那日自己等人攻洛阳都未见陈锋那么紧张过。

“前日正午,若是我们现在赶去,能赶在貂蝉被送到洛阳前赶到许昌吗?”陈锋问道。

典韦皱着眉头道“很难,毕竟已经过去一天了……”

“不管了,事不宜迟,你来带路。”陈锋深吸了一口气,自己一定要在曹操见到貂蝉前赶到,若是曹操见到了貂蝉,又怎么会忍的住?

“喏!”典韦也不是墨迹的人,当即便驱马赶在前面带路。

“貂蝉,我来了!”陈锋心中想道,手中鞭子再次落在马儿背上,让它速度更快了一些。

万物有灵,陈锋以前骑马从未动用过鞭子,但是这次实在是太紧急,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……

典韦和陈锋马不停蹄的朝着许昌赶去,日夜兼程,中间连休息都没休息一下。

一路上两人不停换马,胯下的马都累死了两头,花费了四天三夜的功夫时间终于赶到了许昌。

“主公,我们终于到了!”典韦咧嘴露出一丝微笑,两人真的是连一丝时间都没有浪费,已经是最快速度了。

“我先行前去,你速速赶来。”陈锋直接弃马不要,运起梯云纵朝皇宫奔去,恍若一阵风消失在典韦面前。

皇宫中。笔趣阁小》说网》wWw.bIquGEHao.COM

曹操龙袍加身,脸上笑容满满,打拼了那么久,终于可以坐上这皇位了。

“主公,王昶献上美人一名,人已经送到您后宫中了。”一名侍卫通报道。

曹操点了点头道“我知道了。”说着便往后宫走去,实际上心中兴趣并不是很大,这段时间手下为了讨好他纷纷献上美女,他已经见过太多的美女了。

推开那扇宫门,曹操眼前一亮,惊呼道“世间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,呜呼,人生无憾!”

貂蝉脸上泪痕斑驳,这一路上她已经不记得哭过多少次,但任由她怎么哭都无济于事。

“是谁让美人如此伤心?”曹操浅笑着,眼神在貂蝉的身上打量着,像是在打量一件艺术品。

貂蝉直接朝着曹操跪了下来,祈求道“还请曹公放了我,我乃有夫之妇,我还在等着我的夫君归来!”

“有夫之妇?”曹操听得这四个字望向貂蝉的眼神更狂热了,他不同于普通人,对于他人妻子比对于少女更加喜欢,这个癖好许多人还不知道,如果貂蝉知道了就一定不会那么说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曹操搓着手问道。

“民女貂蝉,家父曾和曹公你是挚友,还请曹公看在家父的面子上放了我吧!”貂蝉再次祈求,自从住进小村后她便隐姓埋名,这一次为了求曹操放过,再次说出了这个名字。

“你是王允的女儿貂蝉?!”曹操一听更是大喜,他早听闻过王允有一义女名为貂蝉,有倾国倾城之姿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到,没想到真当如此貌美!

“是也!”貂蝉见曹操那么激动,心中升起一丝希望,她还以为曹操的激动是因为念及自己父亲的感情。

曹操不再多言,直接宽衣解带,他已经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,如此美貌的有夫之妇本就已经和他胃口了,再加上又是昔日旧友的女儿,这种特殊的关系就更让他喜欢了!

“曹公,你!”貂蝉吓得后退了两步,见此状心中只剩两个字——绝望!

(本章完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