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电影穿梭神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三十一章 床上女子何人?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传唤过后,一个身着铠甲披着披风的英俊中年男子踏进朝堂,单膝跪在地上,不卑不亢的说道“东吴水军大都督周瑜,见过皇上。”

“起来吧。”陈锋打量着周瑜,棱角分明的脸庞好不英俊,不愧为三国时期有名的美男子。

对于周瑜,陈锋是打心底敬佩的,周瑜属于和张辽一样能文能武的人物,并且其文韬武略还在张辽之上,可惜的是周瑜对东吴是死忠,不然的话陈锋真想把他给招揽过来。

“具体的事宜,奉孝应该都和你们说过了吧?”陈锋直奔主题,也不闲聊下去了。

周瑜点了点头道“我们愿意接受皇上的统治,解除所有兵权,只望皇上能善待我东吴的黎明百姓。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陈锋可以理解周瑜,毕竟他是土生土长的东吴人士,肯定是希望东吴能够繁荣昌盛的发展下去。

周瑜从怀中掏出早已拟定好的招降书,眼眶渐渐的湿润了,只要陈锋同意之后,东吴就再也不是独立的个体,而属于他人的统治范围。

陈锋拿起玉玺,在招降书上盖了章,然后道“你们东吴的兵力可以解散了,几日后我会派人去接管的。”笔趣阁《小说网《WWW.BiqugEHao.COm

周瑜抬起手臂抹了抹眼光,低下头道“周瑜明白!”

陈锋见周瑜那么可怜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道“大都督,我若让你接着做东吴水军的都督,你可愿意?”

“不必了!”周瑜直接了当的说道“公瑾自知才疏学浅,且已有了归隐之心,还请皇上另请高明吧。”

陈锋叹息着点头,东吴的解散已经让周瑜心灰意冷了,果然是留不住他。

毕竟,周瑜什么都不缺,要钱有钱,要名声有名声,要女人又有小乔这等绝色美女。

“草民告退!”周瑜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,称呼也变成了草民,他现在了然一身,没有任何官职。

不知为何,陈锋对周瑜竟产生了一丝同情的心理,比起投降,估计周瑜更愿意战死在捍卫东吴的战场上。

只可惜,如今的魏国不是剧情中曹操统治时的魏国,那个时候的曹操领兵七十万都差点打下东吴,更何况现在?

在这种情况下,东吴选择投降也是情理之中,毕竟输赢不过是时间问题,若是真打起来,死伤最多的还是东吴的士兵。

郭嘉走进殿内,开口问道“皇上,东吴地处长江流域,派谁人去接管合适?”

“就让庞统去吧,相信他能替我治理好。”陈锋早已计划好了,让庞统去管理东吴,徐庶则帮着郭嘉处理中原的各项事宜。

“凤雏?若是此人被皇上请来了,东吴之地可无忧矣。”郭嘉当然是听说过凤雏大名的,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,想那庞统也是个有真才实干的人。

“现如今天下大统,今晚在皇宫内大摆宴席,邀请满朝文武痛饮!”陈锋已经做好了狂欢的准备,庆祝天下正式统一。

“喏!”郭嘉望着陈锋,嘴角勾勒着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天海没将黑未黑的时候,御膳房就已经把各色佳肴做了出来。

所有大臣共济一堂,推杯换盏好不快活。

“皇上,我典韦这辈子没服过谁,你是唯一一个,我敬你!”典韦高举酒杯,一饮而尽。

陈锋醉醺醺的摇头“你这厮,今晚用各种理由灌了我多少酒了?”

不仅仅是典韦,这一晚张辽、郭嘉,马超以及其他满朝文武,也是以各种理由向陈锋敬酒。

陈锋贵为当朝圣上,自然可以不喝他们的酒,可今天这种难得的日子,要是端着架子岂不是让其他人难堪?

于是陈锋照单全收,不管谁敬酒都喝了下去,即使用内力逼去大半酒力,那残存的酒力堆积起来也是一个恐怖的量。

陈锋喝到**分醉的时候,郭嘉向满朝文武使着眼色,众人好像商量好似的,找了各种理由告辞。

“皇上,微臣家有悍妻,先行告退了!”

“皇上,微臣实在是喝不动了,先行告退!”

“皇上,微臣家里养的一口母猪产崽,微臣放心不下,先行告退!”

仅几分钟,所有人就散的干干净净。

陈锋还想要再喝,可人全都走了,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吧,再加上自己的确已经喝的差不多了。

“回回宫。”陈锋迷迷糊糊的走着,在一个宫女的搀扶下回到了那熟悉的院子,这里是自己和貂蝉共同的寝宫。

正所谓酒能助兴,陈锋只感觉小腹内憋着一团火,只想快点将其发泄出来。

屋内没有开灯,黑漆漆一片。

陈锋自顾的脱去身上衣袍,摸索到床上,抱住了床上那具柔软的躯体。

床板随之摇曳了起来,一个时辰后陈锋躺倒在床上,没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
清楚一缕阳光照进屋内,陈锋缓缓睁开双眼,正准备像往常一样抱住貂蝉。

突然发现,自己身旁躺着的根本不是貂蝉!

此女长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,脸上带着干透的泪痕,容貌绝对属于上上之姿。

“床上女子何人?”陈锋心中一个大大的问号,随即坐起来望了一眼四周,没错啊,这就是自己和貂蝉朝夕相处的寝宫。

宫女是不可能住到这间寝宫内的,再加上陈锋从未在宫中见过此女子,若是见过一定会有印象,这个女人的容貌真的好美。

不同于貂蝉的俏美,仔细看,这女子虽留着长发,面颊中却透着几分英气,好似行走江湖的侠女一般。

陈锋微微掀起被角,除了看到这女子一丝不挂的玉体外,还看到了干净的床单上多了点点嫣红。

“不对!”陈锋仔细回想,感觉到蹊跷。

一切都像是早已计划好了一样,包括昨晚郭嘉等人的告辞,并且貂蝉一定也是知情的,不然的话为何貂蝉不在屋内呢?

陈锋掀被子的动作惊醒了女子,女子睁开双眼,看到陈锋正注视着她。

女子同样一言不发的注视着陈锋,只是那眼神复杂许多,更多的是一种无奈。

有人猜到是谁了吗?

(本章完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